乌海保险社区

即使车祸受害人死亡也只赔8万!这样的调解书能依法撤销吗?

襄阳市襄州区人民法院2020-10-15 12:52:59

我们知道,交通事故双方在交警部门主持调解下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但如果赔偿数额与实际遭受的经济损失相差悬殊,已经履行完毕的调解协议可以提请法院撤销吗?来看看襄州法院近日审理的这起案件。

2016年10月5日14时,申某驾驶货车在钻石大道上超速行驶,与横穿道路的行人付某发生碰撞,致付某受伤。交警大队认定本次事故申某负主要责任,付某负次要责任。

2016年11月17日,付某及其家属要求将付某转回老家继续治疗,与申某就赔偿问题签订协议,约定申某除已垫付的医疗费13347元外一次性支付给付某及其家属8万元,之后付某无论继续治疗或死亡,所产生的医疗费及其他一切费用均与申某无关。后在交警大队的主持调解下,双方又签订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申某按协议履行了9万余元的赔偿款。

付某先后在三家医院住院治疗76天,于2017年1月16日因特重型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付某家属与申某因后续赔偿问题无法协商一致,遂向襄州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双方于2016年11月22日经襄阳市公安局襄州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主持调解达成的《交通事故损毁赔偿调解书》。

原告付某家属认为:本案事故致其亲属付某死亡,经原告计算各项损失合计68万余元,而调解协议约定即使付某死亡也只赔付8万元,被告申某的赔偿与自己遭受的经济损失相差悬殊,显失公平。
被告申某认为:双方签订的调解书系双方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的,双方意思真实表示,且是在交警部门主持调解下达成的,应属有效合同。自己已按协议履行完毕,原告要求撤销合同不合法。

襄州法院经审理认为,付某与被告申某均违反交通法规,引发本案交通事故,导致付某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认定付某、申某分别负事故的次要、主要责任,责任划分准确,法院予以确认。

故被告申某应对原告遭受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约定的赔偿不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赔偿数额与原告实际发生的损失差距很大,如果该项约定成立,对受害人来讲是显失公平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一方利用对方处于危困状态、缺乏判断能力等情形,致使民事法律行为成立时显失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襄州法院依法判决:撤销原告付某家属与被告申某于2016年11月22日签订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案例链接

除了上述调解协议显失公平的情况,签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后可不是能随便反悔的。来看看下面的案例:

两年前,许某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在变更车道过程中,与同在该车道行驶的一辆重型自卸货车发生碰撞,许某当场死亡。交警认定许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赫某负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货车司机赫某垫付给许某家属丧葬费人民币32000元。后赫某与许某家属在交警主持调解下达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约定赫某承担许某因事故死亡的丧葬费3.2万元,并赔偿许某家属抚恤金、精神损失费等费用合计11万元,有保险公司理赔的部分直接转账到许某家人的账上。双方签字后生效结案。

2017年4月,赫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许某家属返还自己垫付的超出应承担责任范围的丧葬费人民币22281.5元。赫某认为,自己在交通事故中仅承担次要责任,因此对交强险限额外的丧葬费应当承担30%的赔偿责任,受害人许某的丧葬费为32395元,自己应承担部分为30%即9718.5元,许某家属应返还多垫付的22281.5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就道路交通事故造成许某死亡的丧葬费问题已经当地交警调解处理,作出了协议调解书,其中规定原告承担事故死亡丧葬费32000元,经双方签名各按手印具有法律效力,原告无理由按照责任分成要求返还丧葬费。遂依法判决驳回原告赫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强调,调解协议书是法院处理交通事故赔偿争议案件的重要证据,如果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调解协议书无效或是可以撤销的,即可作为法院裁判的依据。

(案例来源《新快报》)

点击下面链接看往期热点文章

执行专题报道之六:暴风雨中迎战执行难!

新一轮老赖名单出炉!快看千万级老赖你认识吗?襄州区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51)

10元纸币也有假?!打印机造出数十万“巨款”,主犯获刑十二年

-END-

总532期

发布:襄州区人民法院

编辑: 王思怡  肖杉杉

图/文:民三庭

立案咨询电话:0710-2766002

执行咨询电话:0710-2766165

别忘了点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