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关注丨国家医保局成立 绩效支付或成未来政策选择

华数康数据2018-10-03 16:09:05

今年“两会”审议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该方案明确单独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主要负责医疗保险基金的使用和监管。而医疗保险资金的征收则由税务部门来负责。

根据该方案的设计,国家医疗保障局的职责将包括:①医疗保险管理:整合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②医药价格管理:整合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主要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③药品和医用耗材招标采购管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④保险基金监管:监督管理相关医疗保障基金,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⑤医疗服务行为监管:监督管理纳入医疗保险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

可见,国家医疗保障局集合了财权、定价权和采购权,这势必会增加其制订政策时的可控度,并在吸纳地方经验的基础上,形成更好的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思路。在这个过程中,绩效支付(Pay for Performance,P4P)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政策选择。

绩效支付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都曾经探索采用这种形式来提高医疗质量、控制医疗费用。其基本逻辑是根据医疗机构在医疗质量、控制医疗费用方面的贡献来给予报酬(“胡萝卜”),也会根据这两方面的工作失误来进行惩罚(“大棒”),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来使医疗机构服务于患者健康。但鉴于医疗服务与绩效之间关系的复杂性,绩效考核的结果往往出人预料。其主要原因在于,“绩效是什么”是模糊的,容易测量的绩效指标对于绩效的实现不但可能没有好处,反而有坏处。


中国医保绩效考核过往案例

中国虽然没有大范围采用医疗保险绩效支付,但是总额预付也存在一些问题。在医疗保险总额预付制下,医疗保险会给医疗机构设定一个定额。医疗机构治疗病人花费超出定额部分自己负担,低于定额则可以作为利润。医疗机构拿到这个定额后,会将定额下放到科室,科室则进一步将分到的额度下放给医生。医生在工作中,一方面要完成“利润”目标,另一方面要完成“控费”目标。因此,医疗机构医疗保险的使用往往是在一个年度中,前期花得快,到了年底就开始推诿医疗保险患者或者诱导他们自费治疗。

在这一过程中,如果某个医生没有完成“控费”任务,则会影响整个科室的绩效,也会造成同科室医生的不满。在这种环境下,医生会选择挣钱多、花费少的患者,这样会对病情严重、经济能力差的患者不利。 

新时代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

国内外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经验告诉我们,绩效考核有负作用,不但对患者健康不利,还对医德、医生的专业服务能力有负面影响。医疗保险支付方式需要改变思路,设计对医生医疗服务行为的制衡机制。

医疗保险的支付对象应该扩展到医疗机构内部的药师,购买药师的药学服务,使药师成为医疗保险控费的“守门人”,实现每时每刻动态控费,而不只是以医生绩效考核这样的静态控费。绩效考核的问题在于考核指标操作空间大,并且中间无人监管,而药师通过审核处方、指导合理用药,可以起到监督医疗服务行为的作用,使其持续保持高度的专业化服务,并且制衡医生的利己倾向,使医疗保险绩效支付向有利于患者健康、有利于医生专业服务能力、有利于医风医德的方向演变。

结语

医疗保险绩效支付只靠绩效考核是不行的,需要提高药师的专业化服务能力,使其能够动态控费,利用制衡机制来引导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行为良性发展。但也应该注意到国际上存在这种制衡机制的国家仍然出现了问题,这说明绩效支付本身需要改革。(信息来源:医药经济报)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