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e医疗原创】朱杰:从退税到医保给付

e医疗2018-09-19 13:48:47

朱杰

北京嘉和美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市场总监


  国庆节前一周去韩国跑马拉松,提前替汹涌而出的长假游人群体验了韩国的旅游景点和商业区备战“国庆”的火爆场面。 首尔的明洞商业区满街的导购员都是韩、中、日、英四种语言轮流吆喝(后面两种语言经常被省略)。各个店面高挂中文标语“国庆特价”和免税标志。大小店面都被时尚女郎围得水泄不通,不时有拖着整拉杆箱“战利品”的御姐们招摇过市。各个步行街的入口处都建起了临时拱门,上面用汉字写着:欢迎中国朋友来明洞。落款是“银联”。地铁站里整面墙的广告被“支付宝”包下来,广告主题是:用支付宝退税,不用排队等待。


  果然在买东西付款的时候,店员随消费清单附上了一个简易信封,信封上有退税说明和支付宝的标志。店员郑重地说:可以在机场退税。到了机场退税柜台,工作人员把一摞来自不同商店的消费清单分成两组,一组放进了有支付宝标志的信封核对好手机号码(支付宝的账号)就收下了,告诉我:没事儿了钱会直接回到我支付宝里;另外一组则盖章后还给我,要我在登机口去领退税。看来支付宝的退税通道不是一通百通的,还有很多落地的工作要做,同时也证明支付宝还是做了不少工作才拥有现有这些商户和退税通道的。


  过关后,在登机口旁边看到了排着长队的退税柜台。这时候才意识到广告中所说的“不用排队等待”是什么意思。退税柜台由于涉及现金业务,因此防御严密,流程繁复,十几个人的队竟然排了二十分钟。可笑的是:退税柜台隔壁就是外币兑换柜台,拿到退税现金(韩币)后所有人还要再排一次队换成离境货币。考虑到这时候已经是在登机口附近,乘客的自由时间已经不多,排完这两个队确实需要事先有充分计划。据说,每年中国游客在欧洲放弃十亿欧元的退税现金,看首尔金浦机场这个传统流程,完全可以理解。


  回到北京两三天,手机里收到了提示:支付宝账户上多了27元人民币。整个退税过程支付宝收取了2%的手续费。还算合理。


  与传统的消费流程不同,退税流程涉及到了商户、海关、货币兑换等几个环节,更加复杂一些。支付宝退税这个产品不但找到了卖点——不排队、免兑换、回款快,而且在业务上证明了“加入审核环节的、机构对个人的支付模式”是可行的。


  而这个支付模式,已经非常接近医保的支付模式了。虽然笔者曾经大胆预言支付宝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医疗服务的支付方“医疗保险基金”,但是在短期内“医保”仍然是个高度管制行业,而如果作为医保方的“支付渠道”,支付宝已经是水到渠成。首先,目前大部分商业医保的偿付还是“用户垫付+后偿付”的方式,这个流程支付宝处理起来很容易。其次,目前门诊医保的小额偿付仍然不普遍,北上广等大城市推广模式对医疗机构负担比较重(门诊实时医保),支付宝有机会介入。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抱怨现有的医保支付体系过于复杂,以至于造成医院信息系统疲于应对医保政策变化。其实,当我们比对发达国家的医疗保健支付体系,看到他们的医院需要面对不同级别的政府医保、商业医保、特定集团的医保项目甚至直接对患者个人的贫困减免谈判时,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医疗支付业务只是过于细节(医保政策和物价项目),但称不上复杂。如果未来除了政府医保之外的其他机构能够进入“医疗保健采购方”角色的话,医疗机构的申报—支付业务也会骤然复杂起来,届时一个独立的支付市场就不可或缺。


  未来十年内,当下主导“出国采购、领取退税”的60后、70后人群,逐渐会成为医疗服务消费的“主力军”,他们会像接受“支付宝退税”一样接受“支付宝医保偿付”吗?



e医疗

医疗卫生信息化资讯平台

分享给朋友
点击右侧顶部菜单
选择“发送给朋友”

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 e医疗
微信:
微信公众号 e医疗
微信搜索 e-healthcare
微博:
微博ID e医疗
http://weibo.com/chinaehc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