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公报案例】残疾赔偿金20年期限届满后,无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受害人权利如何保障?

徐州审判2018-05-23 06:23:02

本案刊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

2016年第4期

 任正辉,案件承办人,编报人,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华东政法学院法学学士,撰写的多篇法律文书在省、市法院组织的裁判文书评比中获奖。

孙蕊,女,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助理,江苏师范大学法学学士,多次被评为院先进工作者。


全文如下:


易来华诉军分区招待所等机动车

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6)参阅案例34号



裁判摘要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受害人因侵权行为受伤致残的,有权获得残疾赔偿金。2004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损司法解释》)对于残疾赔偿金规定了20年的赔偿年限,同时赋予了超过20年给付期限后仍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受害人以再次起诉主张残疾赔偿金的权利。交通事故损害发生在《人损司法解释》施行前,当时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仅规定残疾者生活补助费应计算20年,未考虑到20年后受害人仍然存活需要救济的情形,对20年赔偿期限届满后受害人权利如何保障没有规定。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在20年后依据《人损司法解释》主张侵权人继续支付残疾赔偿金的,符合侵权赔偿应当遵循的“填平损害”原则,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原告易来华因与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以下简称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中国人民解放军徐州军分区(以下简称徐州军分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易来华诉称:


1993年3月10日晚上9时许,被告徐州军分区招待所驾驶员李传健驾驶N08-1346号面包车(车主系徐州军分区)从淮海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大风阁商店前与原告易来华的二轮摩托车相撞,致原告伤残,高位截瘫,左胫腓骨骨折,李传健负全部责任。经徐州市公安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委员会评定为1级伤残,1994年5月26日经法院处理,被告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赔偿原告20年损失。现在20年期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损司法解释》)的规定,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伤残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原告10年的残疾赔偿金325380元。


被告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辩称:


对于原告的伤情很同情,但是案件已经调解处理完毕。2004年实施的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并不能适用在此之前的事故,原告再次起诉没有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被告徐州军分区辩称:


被告徐州军分区辩称:原告请求的法律依据是人损解释的规定,但原告的理解是错误的。本案发生于1993年,法院于1994年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进行调解,属于2004年之前完结的案件,原告的诉请没有法律依据。徐州军分区是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直接上级单位,涉案车辆是徐州军分区派发至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车辆实际使用人是徐州军分区招待所。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


原告易来华户籍所在地为徐州市云龙区黄山小区。1993年3月10日21时许,李传健驾驶N08-1346号面包车从淮海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大风阁商店前时,与易来华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易来华受伤,李传健负事故全部责任。经徐州市公安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伤残评定委员会评定,易来华伤残为1级伤残。1994年4月24日,经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主持调解,易来华与徐州军分区招待所就涉案交通事故赔偿达成如下协议:1、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一次性付给易来华误工费、伙食补助费、护理费、残废者生活补助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等共计82000元;2、易来华母亲从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搬出。后法院出具(1994)鼓民初字第417号民事调解书。上述内容已履行完毕。


事发时,李传建系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聘用人员,其行为系职务行为,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予以认可。涉案车辆系徐州军分区交付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使用的军牌车辆,1994年的诉讼中,易来华并未对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诉讼主体资格提出异议。徐州军分区系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上级机关。


本案审理中,易来华认为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不是独立法人单位,应由徐州军分区承担赔偿责任;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与徐州军分区认为,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是车辆的实际使用人,且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


关于徐州军分区在本案中是否需要

承担民事责任


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是徐州军分区的下属单位,有一定组织机构和财产,能够作为民事主体从事必要的民事活动。鉴于涉案车辆的实际使用人是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肇事司机亦是招待所聘用的人员,且在1994年的诉讼中易来华并未对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主体资格提出异议,招待所也已经实际履行了调解协议的内容,表明其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据此,本案中并不存在需要徐州军分区承担责任的情形,对易来华要求徐州军分区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徐州军分区招待所在本案中是否需要

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故意或过失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受害人因侵权行为受伤致残的,有权获得赔偿金。就本案而言,本起事故系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李传建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鉴于李传建系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职工,事发时其行为系职务行为,因此,李传建承担的赔偿责任应由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替代承担。


关于本案是否属于一事不再理情形


法院认为,国务院1991年颁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中,仅规定残疾者生活补助费应当计算20年,并未考虑到20年受害人仍然存活需要救济的情形,对20年赔偿期限届满后受害人权利保障没有规定。2004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人损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赔偿年限,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给付护理费、配制辅助器具或者残疾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配制辅助器具,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由此可知,该司法解释对于残疾赔偿金在规定了20年赔偿年限的同时,赋予了超过20年给付期限后仍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受害人以再次起诉主张残疾赔偿金的权利。该规定符合侵权赔偿应当遵循的“损害填平”原则,能够更好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利。现20年赔偿期限已届满,易来华以其没有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确需给付的情形为由提起诉讼,应当受理,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关于本案是否能够适用

《人损司法解释》的问题


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认为,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该司法解释在本案中不应作为定案依据,不能将事故处理办法中的残疾生活补助费和司法解释中的残疾赔偿金同等看待。对此,法院认为,法律法规一般不溯及既往,对于新法施行以后受理的案件,如果民事行为发生在新法施行以前,适用行为发生时的法律法规。但是,如果当时的法律法规没有具体规定的,可以比照新法处理。因涉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当时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未对残疾赔偿金20年赔偿期限届满后如何赔偿受害人损害的问题进行规定,而现行司法解释对该问题予以了明确,因此,原告易来华依据现行司法解释的规定再次主张残疾赔偿金,应予支持。


本案中,易来华户籍所在地为徐州市云龙区黄山小区,应按城镇居民的赔偿标准计算赔偿金。考虑到易来华的伤残等级及其现实际生活情况,法院支持其10年残疾赔偿金,金额共计32538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人损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28日作出(2014)鼓民初字第1369号民事判决: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一次性赔偿易来华残疾赔偿金325380元;二、驳回易来华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徐州军分区的诉讼请示。


一审后,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不服,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与易来华就交通事故的赔偿问题已于1994年5月在原审法院调解处理完毕,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按照民事调解书已对易来华的全部损失一次性进行了赔偿,双方纠纷已经全部了结,原审法院就易来华的损失再次进行判决是错误的。调解书并未明确徐州军分区招待所仅赔偿易来华20年的残废者生活补助费,原审法院认定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赔偿该费用的期限为20年,缺乏依据。2、《人损司法解释》不能适用于交通事故损害,且该司法解释自2004年5月1日才施行,本案纠纷发生于1993年,故不能适用该司法解释处理本案。3、原审法院支持易来华为期10年的残疾赔偿金缺乏依据。综上,一审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易来华答辩称:易来华的损失后果由徐州军分区招待所造成,双方于1994年5月在原审法院调解时并未讲明纠纷一次性了结,在该案调解处理完毕20年后,原审法院根据易来华的请求判决徐州军分区招待所再行赔偿10年残疾赔偿金,既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依据。综上,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徐州军分区未答辩。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

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


首先


(1994)鼓民初字第417号案件并未将易来华的全部损失一次性处理完毕。

(1994)鼓民初字第417号案件审理时,我国法律尚未规定残疾赔偿金这一赔偿项目,司法实践中处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法律依据是《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该办法规定因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残疾的,赔偿义务人应根据伤残等级,按照交通事故发生地平均生活费计算,赔偿受害人20年的残废者生活补助费。双方当事人正是根据该办法,在协商处理赔偿事宜时商定徐州军分区招待所按每月210元标准赔偿易来华20年的残疾生活补助费50400元,加上误工费、伙食补助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等费用,共计赔偿易来华82000元。但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及原审法院出具的调解书并未载明该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全部了结,也未对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的赔偿年限届满后的残疾赔偿问题作出处理。

其次


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赔偿易来华十年的残疾赔偿金符合客观实际情况,亦符合侵权损害赔偿“填平损害”原则。易来华因该起交通事故致一级伤残,终生丧失劳动能力。双方当事人在(1994)鼓民初字第417号案件调解时约定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赔偿易来华20年的残废者生活补助费50400元,尽管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及物价水平,这一赔偿数额并不低,但随着我国物价的上涨及人们生活成本的提高,50400元残废者生活补助费实际上不可能满足易来华20年内的基本生活,更谈不上解决20年之后易来华面临的生活难题。在残疾生活补助费的赔偿年限届满后,结合易来华目前的身体状况,原审法院判决徐州军分区招待继续赔偿易来华十年的残疾赔偿金符合客观实际情况,也与侵权损害赔偿的“填平损害”原则相符。

最后


徐州军分区招待所赔偿易来华残疾赔偿金具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护理费、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配制辅助器具,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该司法解释明确了超出残疾赔偿金的给付年限后,受害人仍可继续向赔偿义务人主张残疾赔偿金。虽然在事故发生时该司法解释尚未颁布实施,但在易来华提起本案诉讼时,该司法解释是现行有效的,且易来华主张的是2014年之后的残疾赔偿金,该司法解释完全可以在本案中适用。原审法院判决支持易来华325380元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

综上所述


徐州军分区招待所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7日作出(2015)徐民终字第1124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任正辉、杨玲霞、范庆成

二审合议庭成员:祝  杰、曹  健、周美来

报送人:任正辉、孙  蕊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