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狡诈”的BT模式,与“鸩酒”般的PPP

资本名侦探2021-03-07 10:15:32

    BT模式和PPP模式是近几年兴起的热门概念,A股市场有多家上市公司都曾参与其中。然而,火极一时的两个概念终究无法持续保有热度,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在分析财报之余,曾多次前往实地调研,发现BT模式“狡诈”而PPP模式却如“鸩酒”般。笔者希望接下来的这篇文章可以为投资者们揭开两种模式的冰山一角。


本文约2100字,阅读时间约为5分钟




“狡诈”的BT模式


    BT模式的定义:BT(building—transfer)模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


    然而实际上,A股市场很多上市公司并非与政府合作,却是直接与普通民企合作,但对外所宣称的仍然是建设移交模式。而正因为如此,由于合作环节中少了政府部分,建设移交过程中可操作的余地却也相应扩大了很多。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笔者曾多次前往实地调查一些所谓的建设移交项目,发现这类项目或存在至少两种类型“陷阱”,而无论何种类型,都隐约透露出公司的“不靠谱”。


    第一种类型相对不那么隐蔽,因为“建设”、“移交”这两样动作有可能本就是不存在的:上市公司反而在某种意义上充当一个“信托”的角色,所谓盈利模式其实是收取贷款利息。


    笔者在向某上市公司客户的高管询问“项目是否为上市公司建设移交给你们的”这一问题时,该客户高管表示:“形式上是上市公司建设后移交给我们,但实质上是他们以某贷款利率把钱借给我们,让我们自己建的。”这段话如若属实,上市公司的盈利模式就相当存疑了。


    第二种类型就比较隐蔽了,因为上市公司的确在为客户实施建设,而合同里面也明确指出会在完工后移交给客户。但是,这些客户资金来源成谜,且自身独立性是否不受到上市公司影响也是存疑的。


    一方面,一则法律文书公开显示:责令该客户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申请执行人100多万元的义务,但被执行人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经我院调查,被执行人(即该客户)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而笔者在与该客户的一名高管对话时,高管亦称公司的新建项目和老旧资产基本上都处于在押状态。


    另一方面,关于BT双方的一个事实是,如果上市公司为客户做BT项目,那么资金是从客户流向上市公司的,客户就应该派遣财务人员监督上市公司完成项目的账务情况。然而,在与上述客户高管对话时,高管称:本公司在资金层面上已被上市公司的关联方控制了;如果这个项目本公司给不起钱,该项目或由上市公司关联方接手,并由上市公司自行运营。


    上述内容就是笔者“深入虎穴”探查出来的一些内情,如果高管所言属实,那么这将是比第一种类型还要隐蔽、还难以被投资者察觉的一种“狡诈”的利用BT概念的方式。



“鸩酒”般的PPP 


    说完BT模式,那么接下来让我们再看PPP的定义: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


    按理说,PPP模式引入了政府参与,那么至少就没有BT模式的那些问题了,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PPP模式就相当安稳了呢?并非如此。


    前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疆PPP项目停摆的文章在网上流传,虽然这些中的大部分都被封禁了,但我们可以通过辟谣文来大概知晓所谓的谣言内容都有什么。


    在一篇名为“新疆怒怼‘PPP全线停工’传言”的文章中,作者写道:“PPP圈中大热的‘新疆全线叫停PPP项目’、‘新疆PPP工程陆续停工,许多小伙伴都栽了’的标题党文章持续升温”。


    实际上,上述传言或许源自于一则官方通知:2018年3月28日,财政部印发《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其中有多项针对PPP的内容。


    比如这条:不得提供债务性资金作为地方建设项目、政府投资基金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资本金。


    再比如这条:国有金融企业向参与地方建设的国有企业(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或PPP项目提供融资,应按照“穿透原则”加强资本金审查,确保融资主体的资本金来源合法合规,融资项目满足规定的资本金比例要求。


    还有这条:【PPP】国有金融企业应以PPP项目规范运作为融资前提条件,对于未落实项目资本金来源、未按规定开展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的,物有所值评价、财政承受能力论证等相关信息没有充分披露的PPP项目,不得提供融资。


    而根据“EBS公用环保研究”的统计,截止2018年4月1日,根据财政部PPP项目库数据统计,项目数量总计13970个,涉及总投资为18.26万亿;目前清库结果初步统计的涉及总量:数量2179个,总投资金额2.13万亿。(以下图片转载自“EBS公用环保研究”)

 


    通过上述图表可知,分省市数量前五分别为:新疆726个、内蒙古453个、云南217个、贵州119个、甘肃118个。

 


    通过上述图表可知,分省市金额前五分别为:新疆5171亿、云南3927亿、内蒙古2962亿、甘肃1643亿、江苏1187亿。

 


    这张图表显示出,环保行业算是首当其冲。


    事实上,除政策风险以外,PPP模式还有其他风险。业内熟知的是,PPP项目需要公司老总“长袖善舞”,但是一个不小心,“兼职违纪”甚至“涉嫌贿赂”等判决就被扣在老总头上了。


    另外,PPP项目往往会使公司现金流承压颇重,而有些公司就是因为项目铺得过大而死于现金流枯竭。倘若上市公司冒然转型为PPP公司,那么资金链断裂的苦果或许就在不远的未来等待着你了。


    持续注资、持续拿项目看起来固然很美,然而——“鸩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本文系资本名侦探原创

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侦探君

未经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联系邮箱:chculture@163.com

法律顾问:任骥远律师,广东鹏正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