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姜堰一瓦工头儿求助:去年8月的工程一直还没拿齐工程款

姜堰通2018-10-07 12:10:48

最近,姜堰区三水街道军铺村村民夏春荣向《小贩帮你忙》栏目求助说,去年八月份,他承包了一个工程的瓦工活儿,如今工程瓦工部分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可是还有部分款项却始终拿不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去年八月份,夏春荣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包工头钱某。当时,钱某承包了一处建房工程,他将这处工程的瓦工部分转包给了夏春荣。


夏春荣说:我跟姓钱的订的合同,我是单包的瓦工活。协议就是我跟姓钱的简单地签了一下协议,姓钱的跟久源山庄老板,他们签有正规合同。


主体到顶付一半工钱,剩余工程款竣工后结清,约定好相关事宜后,夏春荣带了十几个工人来到工地上,开始干活。据他回忆,这期间,工地上的其它建设工程总是断断续续,甚至有时候停工时间长达一个月。


夏春荣说,因为总是停工,所以工期便受了影响,并且事先约定好的主体到顶后支付的一半工钱,一直拖到了今年春节前几天才拿到。而之后,工程便停了下来,剩余的款项也没个说法。


今年四月初,夏春荣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所建的房屋在夜里突然倒塌,除了几面墙和水泥柱外,其余都化为了废墟。


夏春荣说:我觉得原因就是门窗没有装,那个风刮进去了,跑不出来,到屋顶上去了。后来我们去找他,我们人工工资怎么办,他也不提不理。


夏春荣表示,工程发生坍塌与木工质量有关,跟他的瓦工团队没有关系。他觉得,工程是否继续、相关款项何时结清都应该有个说法。


既然如此,作为工程的第一总承包人的钱某对此会有怎样的回应呢?记者电话联系了他。电话中,钱某说,先期已经给付夏春荣三万九千元,还有两万九的尾款没有结清。钱某说:活没有做好,我把他这个活又找人做了一下。


钱某认为,既然工程还没有完全结束,夏春荣索要尾款的要求不合理。他说,关于这件事情,正在和发包方进行协商。


这处工程位于姜堰区的久源山庄内,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没有资金来源,山庄内许多工程已经停了下来,老板也欠着他工资。随后,记者敲了山庄内办公室的门,尽管里面有人,但是,对方始终没有开门。


之后,记者便电话联系了这处山庄的负责人刘某。电话中,他说,按照合同约定,已经支付了部分工程款,并且至始至终,工程还没有结束不存在拖欠一说。另外,由于房屋坍塌,后续的事宜正在协商当中。


久源山庄的负责人刘某说:砌的房子倒了,质量问题,你肯定要谈的,给他多少钱,怎么办,还是继续砌还是不砌了。怎么可能我花了钱,房子倒了,就这样了。我觉得房子的质量肯定有问题,没问题怎么会倒呢?


为了协调此事,记者来到了姜堰区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由于相关负责人不在,记者电话联系了他。工作人员说,这起纠纷涉及工程款、工程质量等问题,已经超出了人社部门的职权范围。


姜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监察股工作人员:人社部门主要监管的是一些企业,工程上的一些东西可能需要行业主管部门,像住建、交通、水利等部门,一般是由相关行业主管部门来牵头,来协调这个事。


既然这起纠纷涉及劳动者工资,那么,可不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呢?随后,记者又来到姜堰区法律援助中心,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工作人员表示,这起讨薪属于合同纠纷,不在法律援助范围之内。


姜堰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如果是承包合同,不是包清工的那种形式,这不在援助范围之内。尽管如此,工作人员还是给出了建议。


姜堰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举个例子,他可以给底下的十个工人,一人打个条子,证明这个人跟在我后面,在哪个地方做的,现在还欠工资多少钱,一群农民工起诉他夏春荣,并且一起起诉二包,到时候也可以把一包一起告上去。


另外,关于工程质量是否存在问题,能否成为不予支付工程款的理由,记者也咨询了帮忙律师。


帮忙律师刘学成说:他必须要举证证明,是工程质量问题,还是不可抗力造成的。首先他要申请去鉴定,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他不好主观臆断来推测或者说来推迟支付劳动者的工资。


在电话中,钱某和刘某均表示会尽快给一个答复,但截止节目播出前,记者并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不管事出何因,都希望涉事几方积极处理,尽快解决。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