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最高法案例:发包人不得以承包人未开具发票为由拒付工程款

土木法苑2018-12-12 15:52:52

编 者 按

实践中,发包人经常抗辩称,承包人未给其开具发票,其有权拒绝付款,但这种抗辩在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的情形下能否获得法院支持呢?

从以下案例看出,发包人若想据此抗辩,应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支付工程款先决条件为首先开具发票。

裁 判 观 点

本案审查的主要问题是:衡湘公司以未收到工程发票为由主张先履行抗辩权是否成立。

根据衡湘公司再审申请及一审、二审查明事实,双方《飞洋广场场坪施工合同》《退场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

《退场协议》第四条约定“乙方(建威公司)需在支付款项前开具等额工程发票,若因乙方未提供发票,导致工程款未能支付,责任不在甲方(衡湘公司)”该条并未约定案涉工程的支付工程款先决条件为首先开具发票,仅约定了建威公司如不出具发票,导致工程款未能支付责任不在衡湘公司;双方在《退场协议》中除第四条外,并未约定建威公司如未出具相关发票则衡湘公司有权以此拒绝支付工程款;

且对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而言,支付工程款为发包人主要义务,双方亦于《退场协议》中对工程款支付数额、支付方式、时间、违约惩罚措施等进行了详细约定,也说明支付工程款作为主要义务的重要性。

不论是从双方《退场协议》对出具发票和支付工程款约定,还是从两者在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重要性来看,出具发票显然均不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主要义务,双方亦未约定将出具发票作为支付工程价款的先决条件。

因此,衡湘公司应当支付相应工程款,其以未收到工程发票为由主张先履行抗辩权不能成立。

案 例 索 引

遵义衡湘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贵州建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7)最高法民申2381号民事裁定书

(合议庭:审判长王季君、审判员李晓云、审判员王丹

裁判日期:2017年7月27日)

类 似 案 例

山西省晋剧院、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2016)最高法民申679号民事裁定书

山西省晋剧院还主张由于山西建总没有开具并交付发票,其有权拒付工程款项,二审判决对于所欠工程款利息损失的认定错误。

该申请再审理由亦不能成立。

因为给付工程款义务属于主合同义务,开具工程款发票义务属于从合同义务,且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也没有对开发票和付款义务的先后顺序作出规定,故山西省晋剧院不能以此为由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或者同时履行抗辩权。

 End —

往期精彩内容

  • 最高法:施工合同无效,缔约双方应当按照导致合同无效的缔约过错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 最高法案例:就已完工工程的工程价款、履行期限及违约责任达成的协议不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影响

  • 最高法案例:发包人不得以承包人未提供竣工资料为由拒付工程款及利息

  • 最高法案例:提前进场施工不必然导致中标无效

  • 山东高法:工程款利息、停工损失属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受偿范围

  • 最高法案例:施工合同中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事宜约定的效力

  • 最高法案例:承包人自愿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承诺有效

  • 最高法公报案例:名为内部承包分支机构实为借用分支机构资质人不适用执行过程中对承包人投入及应得的收益保护原则

  • 最高法案例:因发包人原因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情形下,承包人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的确定

  • 最高法、江苏高法案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

  • 最高法案例:未完工的固定价合同如何确定已完工部分的工程造价

  • 最高法案例:内部承包协议虽无效,但发包人实施了管理行为的,可参照合同约定支持管理费

  • 年夜饭:最高法院法官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涉及的法律适用问题

  • 最高法案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承包人仍可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 最高法案例: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下欠付工程款的利息不能参照合同约定的利息标准计付

  • 最高法案例:工期顺延问题由各方当事人根据工程实际情况加以确认,并非必须通过鉴定才能确定的事实

  •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条是否赋予承包人就工程价款结算方式的选择权

  • 最高法判例:质量缺陷修复费用不应直接从欠付工程款中扣除,应当分开判决

  • 最高法院案例:备案的中标合同与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均被认定为无效的,可以参照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结算工程价款

  • 挂靠人无权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合同权利

  •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当事人于债务清偿期届满后签订的以物抵债协议系诺成合同,为新债清偿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