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全面解析:工伤“私了”协议的效力

实用法律讲座2018-09-16 10:52:41


裁判要旨

工伤事故发生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往往可能签订具有工伤补偿性质的协议,这种协议完全靠当事人自觉遵守,不具有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且不能排除任何一方尤其是劳动者依法行使仲裁、起诉之权利。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白山民一终字第223号

本院认为“双方就工伤处理虽于2013年1月23日签订一次性工伤补偿协议,但在签订协议时隋秀清尚未申请工伤鉴定和劳动能力鉴定,该协议缺乏客观事实依据。隋坤杰申请仲裁的行为可视为是对该协议申请撤销或者变更。因协议中约定的数额明显低于《工伤保险条例》、《吉林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规定》、《吉林省工伤职工停工留薪管理办法》规定的赔偿数额,依据《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因该协议是双方当事人在工伤认定前达成的“私了”协议,故一审法院认为“该协议并不具有既判力和强制执行效力,亦不具有排除劳动者依法通过仲裁、诉讼程序获得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效力。”正确。综上,一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枫叶岭煤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7)云25民特23号
泸西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虽然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签订了具有工伤补偿性质的《协议》,但该协议不具有排除劳动者依法通过仲裁、诉讼程序获得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效力。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仲裁请求,合法有理的部分,本委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请求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必须是该《协议》无效或被撤销为前提的主张无法律依据。申请人作为用人单位,应依法承担支付被申请人工伤保险待遇的义务。故泸西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泸劳仲字[2017]4号仲裁裁决并无适用法律法规不当。


裁判要旨

劳动者发生工伤后,用人单位就工伤保险待遇私下与劳动者达成的协议,当事人有异议提起诉讼的,法院应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公平原则与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作出判断。如果赔偿协议是在劳动者未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工伤和评定伤残等级的情形下签订的,且劳动者实际所获补偿明显低于法定工伤保险待遇标准的,可以变更或撤销补偿协议,判决用人单位补足双方协议低于工伤保险待遇的差额部分。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惠中法民三终字第82号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高峰与被上诉人张伟强在签订《协议书》时,博罗县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尚未就李江江死亡事件作出工伤认定,李高峰在并不清楚其是否能够获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情况下,签订工伤补偿的《协议书》,确实存在重大误解;其次,根据博罗人社工伤认字(2012)第075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上诉人依法可获得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为382180元(19109元×20倍),而被上诉人张伟强按协议给予上诉人李高峰的补偿金仅为250000元,二者差距达132180元,协议补偿金仅为法定补助金的65.4%,确属显失公平;综上,本院认为本案所涉《协议书》因协议一方李高峰存在重大误解,且确实严重损害了上诉人合法权益,显失公平,上诉人在协议签订之日起一年内主张应予撤销,符合法律规定。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江中法民四终字第473号

本院认为:“《工伤补偿协议书》部分条款约定显失公平。《工伤补偿协议书》第二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十条约定的条款来看,甘力公司一次性补偿廖世天20000元后,所有工伤赔偿费用廖世天不得再向甘力公司提出任何赔偿请求,廖世天自愿放弃基于双方劳动关系发生、解除所产生的各项权利,并且廖世天自愿放弃解除劳动关系及工伤补偿事宜所享有的一切仲裁、诉讼等权利。甘力公司仅支付工伤医疗费及另行一次性支付工伤赔偿款20000元,廖世天实际享有的工伤待遇与法定应当享有的工伤待遇数额差别悬殊,显失公平。对《工伤补偿协议书》涉及显失公平的条款廖世天请求撤销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的规定,故此,原审判决对《工伤补偿协议书》第二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十条予以撤销,对于没有违反法律规定的第四条予以认定得当,应予支持。”

 


【参考案例】

重庆市圣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张世举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5707号

本院认为:“圣奇公司、张世举之间的《工伤补偿(赔偿)及劳动合同终止协议》签订于张世举进行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之前,当时张世举尚不能确定自己的伤情等级状况,不能确定应得的赔偿金额,协议约定其赔偿金额远低于张世举应得的赔偿金额,显失公平。故张世举在劳动能力再次鉴定后一个月申请仲裁,要求解除劳动关系,要求圣奇公司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是合法的。”

 


【参考案例】

上诉人宜州市安庆煤业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周荣国合同纠纷二案判决书

审理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4)河市民二终字第13号

本院认为:“首先,周荣国与安庆公司签订《工伤赔偿协议书》是否存在重大误解的问题。周荣国与安庆公司于2012年6月9日达成工伤赔偿协议,河池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3年4月16日才认定周荣国劳动能力为伤残九级,双方达成的工伤赔偿协议先于周荣国伤残等级认定,由于周荣国在签订赔偿协议时不知道自己的伤残等级和应得的工伤补偿标准,其与安庆公司达成的赔偿协议存在重大误解。其次,周荣国与安庆公司签订《工伤赔偿协议书》是否存在显失公平的问题。一审根据周荣国的伤残等级,按有关法律规定补偿标准推算周荣国至少应得的补偿76740.75元,对此补偿数额安庆公司上诉并未提出异议。而周荣国与安庆公司达成的赔偿协议只补偿17000元,与应得的补偿数额相差较大,显失公平。”

 


【参考案例】

上诉人郑子省与上诉人江苏有为塑业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宁民终字第260号

本院认为:“”劳动者有权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但这种处分行为应当建立在劳动者充分知晓自己的权利内容的基础之上。本案中,有为公司在郑子省因工受伤后,尚未作出工伤认定以及劳动能力鉴定前,与郑子省签订了《工伤补偿协议》,该协议约定补偿郑子省各项费用12000元,但后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郑子省已构成工伤十级伤残,其依法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远高于补偿协议中有关工伤补偿的约定,因此该协议中有关工伤补偿的约定已直接影响到郑子省应当享有的权利,且该协议也是在郑子省尚未真正了解自己具体伤势的情况下签订的,该协议中有关工伤补偿约定的履行,将导致郑子省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受到损害,故该协议中有关工伤补偿的约定应当认定为无效。


裁判要旨

劳动者发生工伤后,用人单位就工伤保险待遇私下与劳动者达成的协议,当事人有异议提起诉讼的,法院应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公平原则与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作出判断。如果赔偿协议是在劳动者未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工伤和评定伤残等级的情形下签订的,且劳动者实际所获补偿明显低于法定工伤保险待遇标准的,劳动者向法院起诉要求补足低于工伤保险待遇的差额部分,用人单位主张不构成工伤,法院有权根据相关事实认定劳动者受伤害为工伤。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3)常民终字第0194号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般而言,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如用人单位不能证明该伤害是因非工作原因造成的,则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戴笠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受伤,赞鑫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受伤系非工作原因造成的,且从双方当事人于2011年12月6日签订的协议内容看,赞鑫公司认可戴笠是其单位员工,认可戴笠是在上班时受伤,双方于该日签订的协议也是基于工伤补偿事由,据此,戴笠所受之伤符合法律规定的工伤认定条件。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未能对戴笠作出工伤认定不能归咎于戴笠本人,法院有权根据相关事实认定戴笠之伤为工伤。虽然双方曾基于工伤补偿事由签订过协议,但协议约定的补偿额与法定的工伤待遇标准差距较大,不足以免除或减轻赞鑫公司依法应承担的工伤待遇给付义务,故不足部分应由赞鑫公司予以补足。


裁判要旨

劳动者发生工伤后,用人单位就工伤保险待遇私下与劳动者达成的协议,当事人有异议提起诉讼的,法院应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公平原则与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作出判断。如果赔偿协议是在劳动者已向有关部门、专业律师咨询过,清楚了解本人可享受的一次性工伤待遇情况下签订的,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等情形,那么应该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认定协议有效。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913号

本院认为:“关于《工伤补偿及离职协议书》应否撤销问题。协议明确载明上诉人本人已向有关部门、专业律师咨询过,签订协议完全是真实自愿,不存在任何胁迫、欺诈或者乘人之危,且上诉人清楚了解9级伤残本人可享受的一次性工伤待遇。事实上,上诉人在诉讼中也确认签订协议前与被上诉人协商约两三个小时,并曾咨询过律师。因此,该协议是双方经协商一致达成的结果,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上诉人应当清楚知道签订该协议的法律后果。故该协议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的情形;按照《工伤补偿及离职协议书》约定的赔偿数额折算,被上诉人是以工资4076.95元/月作为计算标准,该标准与上诉人受伤前12个月平均工资4201.12元/月的数额相当。故协议约定的由被上诉人支付的补偿款32615.62元,在剔除不应由被上诉人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赔偿金、代通知金,以及被上诉人已向上诉人支付的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被上诉人先行垫付的上诉人医疗费、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已向上诉人核发的就医伙食补助等费用后,协议约定应由被上诉人支付的有关工伤及解除劳动关系的补偿,并不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综上,《工伤补偿及离职协议书》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揭中法民一终字第14号

本院认为:关于周毛与吴永光达成的补偿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劳动者可以与用人单位协商,也可以请工会或者第三方共同与用人单位协商,达成和解协议。故周毛与吴永光在本次事故发生后经协商达成补偿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周毛主张应在协商前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否则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周毛于2013年11月12日工作中右手前臂被流料机绞断,事故后被送往揭阳市空港经济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并于2013年11月14日行清创、残端修整、血管、神经探查术,从住院病历以及其后劳动能力鉴定中检见情况看,周毛除右前臂远端离断外,并未遭受其他隐性伤害。故周毛在手术后对自身在本次事故中遭受的损伤情况应当是清楚的。周毛在与吴永光协商过程中,要求吴永光赔偿400000元,与其现主张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吴永光应向其赔付437429.65元的金额也较为接近,故周毛对自己在本次事故应获得的赔偿金额是有一定认知的。周毛在对吴永光的赔付能力等进行一定了解后经协商与吴永光达成补偿协议,并到揭阳市揭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稽查监察大队签订协议,双方协议约定的赔偿款项也已履行完毕。故周毛与吴永光达成的补偿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并不存在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的情形。因此,周毛与吴永光达成的《关于周毛工伤补偿协议书》合法有效。


裁判要旨

劳动者发生工伤后,用人单位就工伤保险待遇私下与劳动者达成的协议,当事人有异议提起诉讼的,法院应根据实际情况,结合公平原则与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作出判断。虽然赔偿协议是在劳动者未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工伤和评定伤残等级的情形下签订的,但劳动者实际所获补偿不明显低于法定工伤保险待遇标准的,应当认定协议有效。


【参考案例】
审理法院: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江中法民四终字第273号

本院认为:黄书英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和具有相应职场经验的劳动者,其于2013年11月18日受伤,在2014年1月21日签订协议时,并不存在经济或时间上的紧迫性,其对自己的伤残后果即劳动能力的丧失应有充分的预判,即使本人欠缺相关知识,也可以向专业人员咨询具体的伤残等级评定和工伤保险待遇情况,即黄书英在处理该问题时应当预见到协议可能引发的法律后果。如果其认为当时与用人单位协商确使自己的利益严重受损,完全可以不予以签名确认,进而寻求其他救济途径获取本人合法利益的保护。相反,黄书英在本人签署协议之后,也收取了新三联公司依照协议所支付的赔偿款项,现又以重大误解及遭受胁迫为由,缺乏法理支持。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黄书英在签订协议时并不存在重大误解或者被欺诈的情形。

关于双方所签订的协议是否显失公平的问题。显失公平的客观要件是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严重不平衡,本案衡量劳动者工伤保险待遇的关键在于计算工伤保险待遇的工资基数......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新三联公司按照法定标准应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住院伙食补助费合计221535元,而双方协议一次性支付的赔偿金为170000元,另支付商业保险金20000元,较法定标准赔偿处于合理范围之内,并不构成显失公平的情形。故对黄书英主张协议补偿金额与实际应赔偿金额相差较大,协议显失公平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