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最高法案例:不能仅以当事人系授权委托书载明的受托人为由而否认其实际施工人身份

土木法苑2018-06-30 15:01:17

裁 判 观 点

本院认为,综合上述双方的上诉及答辩意见,确认二审的争议焦点是:1.罗德伦是否为实际施工人;2.罗德伦作为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

一、关于罗德伦是否为实际施工人的认定问题。

对于罗德伦实际施工人的认定需结合全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综合分析。

一审中,中十冶公司提交了证据“兴都公司委托书”,形式上看,案涉御泉湾项目工程的劳务发包人是中十冶公司,劳务承包人为兴都公司,罗德伦为兴都公司代理人。

但是,无证据证明在案涉工程施工前后,兴都公司或由罗德伦代表兴都公司与中十冶公司达成任何形式的劳务分包协议。同时,也无证据证明罗德伦与兴都公司之间就劳务分包代理关系签订有任何协议。

罗德伦提供的中国农业银行临淄支行限款凭条两张(复印件)、陈鹤的情况说明等证据显示:罗德伦以个人名义直接向中十冶公司支付了劳务施工的保证金。中十冶公司提供的收条、工程项目劳务作业人员工资表等证据显示:分包结算时,中十冶公司直接向罗德伦组织的施工队劳务人员支付已完工程所产生的劳务费。

另查,759号案件判决确认:罗德伦等人以中十冶公司御泉湾项目部的名义与宏图公司签订租赁脚手架的合同。66号案件判决确认:罗德伦等人以御泉湾项目名义对外签订木材供货合同。

所谓实际施工人,可以是转承包人、违法分包的分承包人和资质借用人等,即实际施工人可能是注册成立的企业,也可能是未注册登记的包工队等非正式组织。

综合上述双方提交的证据以及上述关联案件判决中认定的事实分析,可以认定罗德伦为本案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

一审法院仅以“罗德伦系兴都公司的受托人,该身份被兴都公司向中十冶公司出具的委托书所证实”为由,否认罗德伦的实际施工人身份与客观事实不符。

二、关于罗德伦作为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如前所述,罗德伦作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享有向转包人中十冶公司以及发包人德誉隆基公司给付劳务费请求权。罗德伦具有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适格。

至于中十冶公司是否应当支付劳务费或工程款,德誉隆基公司是否存在欠付款问题以及是否在欠付款范围内承担给付义务,属于实体审理的问题,不在本案的审查范围内。 

案 例 索 引

罗德伦、中十冶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17)最高法民终167号二审民事裁定书

(合议庭:审判长杨国香、审判员宁晟、审判员周其濛

裁判时间:2017年11月14日)

 End —

往期精彩内容

  • 最高法案例:签订内部承包合同情形下的实际施工人身份认定

  • 最高法案例:发包人不得以承包人未开具发票为由拒付工程款

  • 最高法:施工合同无效,缔约双方应当按照导致合同无效的缔约过错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 最高法案例:就已完工工程的工程价款、履行期限及违约责任达成的协议不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影响

  • 最高法案例:发包人不得以承包人未提供竣工资料为由拒付工程款及利息

  • 最高法案例:提前进场施工不必然导致中标无效

  • 山东高法:工程款利息、停工损失属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受偿范围

  • 最高法案例:施工合同中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事宜约定的效力

  • 最高法案例:承包人自愿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承诺有效

  • 最高法公报案例:名为内部承包分支机构实为借用分支机构资质人不适用执行过程中对承包人投入及应得的收益保护原则

  • 最高法案例:因发包人原因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情形下,承包人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的确定

  • 最高法、江苏高法案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

  • 最高法案例:未完工的固定价合同如何确定已完工部分的工程造价

  • 最高法案例:内部承包协议虽无效,但发包人实施了管理行为的,可参照合同约定支持管理费

  • 年夜饭:最高法院法官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涉及的法律适用问题

  • 最高法案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承包人仍可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 最高法案例: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下欠付工程款的利息不能参照合同约定的利息标准计付

  • 最高法案例:工期顺延问题由各方当事人根据工程实际情况加以确认,并非必须通过鉴定才能确定的事实

  •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条是否赋予承包人就工程价款结算方式的选择权

  • 最高法判例:质量缺陷修复费用不应直接从欠付工程款中扣除,应当分开判决

  • 最高法院案例:备案的中标合同与当事人实际履行的施工合同均被认定为无效的,可以参照当事人实际履行的合同结算工程价款

  • 挂靠人无权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合同权利

  •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当事人于债务清偿期届满后签订的以物抵债协议系诺成合同,为新债清偿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