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青岛中院判例:在刑事案件中,死亡赔偿金和伤残赔偿金调解不成不予支持,但是受害者单独向民庭提起,青岛地区法院仍然支持!

法律实务研究中心2018-06-17 07:51:25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02民终10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增敏。

上诉人(原审原告):薛治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丁立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晓囡(系丁立顺之女)。

上诉人孙增敏、薛治强因与被上诉人丁立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初字第57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孙增敏、薛治强、被上诉人丁立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丁晓囡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增敏、薛治强上诉请求:一、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二、两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令刑事犯罪中的被害人(且已死亡)承担部分赔偿责任违反法律规定,应依法判令丁立顺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孙增敏、薛治强的全部经济损失。2015年4月17日11时许,死者薛某因装修需要关闭水闸,丁立顺听到响声出门查看与死者发生争执、推搡,并用右拳击打薛某胸部,丁立顺并没有参与抢救,整个争执过程中也没有丝毫受伤。通过公安机关对证人的询问笔录和检察院的起诉书及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可以看出,丁立顺因被害人薛某装修房屋需临时关闭水表一事与其发生争执,系邻里之间偶然发生的争执,不是丁立顺故意伤害被害人的决定性因素,且系丁立顺先用手推了被害人,丁立顺被他人拉着胳膊劝离时,又强行挣脱并用右拳无故击打被害人胸部以致被害人倒地头部严重受伤,最终导致经抢救无效死亡。丁立顺击打被害人主观恶意大,社会危害性也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致死的严重刑事犯罪并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本案系因刑事犯罪导致的民事赔偿,因此依法不应依照一般的民事赔偿的责任比例来决定刑事犯罪人的民事赔偿责任,且被害人在整个事件中没有过错,被告应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由此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一审法院认定丁立顺只承担80%的责任是错误的,也是违法的,应予以改正。二、一审法院认定的赔偿标准有误,应予改正。孙增敏、薛治强主张死者薛某的误工费共计7050元,并提供了薛某的驾驶证、短信及银行卡明细,证明薛某生前系大客车驾驶员,为企业开班车,每日工资150元。一审法院按照2015年青岛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来计算薛某的误工费低于薛某的实际的工资标准,应予以改正。受害人薛某在为儿子装修婚房时被丁立顺打死,正是准备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却突然遭此不测,给孙增敏、薛治强精神造成了极大伤害,一审法院只认定了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足以弥补给孙增敏、薛治强造成的精神损害,二审法院应予支持其诉求50000元。三、一审法院诉讼费计算有误,二审法院应予纠正。一审法院将保全费5000元计算在案件受理费中并按赔偿比例进行分担是错误的。保全费应全部由被上诉人负担。

丁立顺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孙增敏、薛治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2015年4月17日11时许,被告丁立顺在青岛市市北区南昌路X号X单元门口,与原告薛某发生争执,丁立顺猛烈击打薛某,致薛某受伤摔倒,后经青岛市中心医院手术救治无效后死亡。被告丁立顺于2015年4月30日被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青岛市看守所,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向市北区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丁立顺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生命健康权,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1、医疗费210437.1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40元、误工费7050元、护理费12690元、丧葬费24226.5元、死亡赔偿金765880元、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纸棺寿衣费用2830元、尸体冰存费用37898元、办理丧葬事宜误工损失1000元、复印费117元,共计1114068.68元。2、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孙增敏系死者薛某配偶,原告薛治强出门查看,后在单元楼门口被告与薛某发生争执、推搡。期间,被告用右拳击打薛某胸部一下,致使薛某摔倒在地。后薛某被送往青岛市中心医院治疗,经医院手术救治无效于2015年6月3日死亡。被告丁立顺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庭审中,原告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210437.18元,并提交青岛市中心医院门诊病历、住院病案、病人情况说明书、医院处方各一份,医疗费发票一宗,证明薛某受伤后住院47天,经抢救无效死亡,住院期间系一级护理。被告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单据记录的数额看不清楚,请法院依法判决;2、主张误工费7050元(150元/天×47天),并提交薛某驾驶证、从业资格证、短信打印件及银行卡明细各一份,证明薛某生前为大客车驾驶员,为企业开班车,每日工资150元。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否需要赔偿请法院依法裁量;3、主张购买寿衣及纸棺的费用2830元,并提交收据2张,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4、主张尸体冷冻费28160元、殡葬费用9738元,共计37898元,并提交青岛人本大爱礼仪服务有限公司薛某(殡葬费)明细项目一份、市北分局瑞昌路派出所非正常死亡尸体处理表复印件一张。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5、主张复印费117元,并提交医院收据一张,被告对该花费无异议。6、要求被告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940元(20元/天×47天)、护理费12690元(135元/天×47天×2人)、丧葬费24226.5元(48453元/12×6)、死亡赔偿金765880元(38294元/年×20年)、交通费及办理丧葬事务的费用1000元(其中交通费按10元/日×47天,其余为办理丧葬事务的费用)、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1000元。被告称对原告主张的上述费用无意见。庭审中,原告出示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复印件一份、(2015)北刑初字第787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事发当日被告与薛某发生争执推搡,且用拳击打薛某致使其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事实。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应当以二审结论为准。法院出示(2016)鲁02刑终49号民事裁定书一份,出示经原告申请、法院调取的公安部门的询问笔录一宗,原、被告对裁定书及询问笔录均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侵犯他人人身权利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本案中被告丁立顺与薛某因邻里琐事发生争执、推搡,后被告击打薛某胸部致使其倒地,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被告应对其行为对薛某的伤害承担赔偿责任。结合被告丁立顺刑事裁判文书、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等证据以及原被告陈述,综合分析本案的事发起因及经过,法院认为,本案中死者薛某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该责任以20%为宜。因此被告应对薛某因本次伤害造成的各项损失承担80%的赔偿责任。原告主张医疗费210437.18元,被告对数额未予确定,经法院核对后予以认定,结合被告的责任比例,原告的合理损失应为168349.74元(210437.18元×80%)。原告主张误工费7050元(150元/天×47天),被告请求由法院依法裁决,法院认为,原告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误工损失标准,按照2015年青岛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原告的合理损失应为5533.38元(53715元/365天×47天×80%)。原告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940元、护理费12690元、丧葬费24226.5元、死亡赔偿金765880元,被告对原告的上述主张无异议,法院亦予以认定,因此原告上述主张的合理损失为住院伙食补助费752元(940元×80%)、护理费10152元(12690元×80%)、丧葬费19381.2元(24226.5元×80%)、死亡赔偿金612704元(765880元×80%)。原告主张购买寿衣及纸棺的费用2830元、尸体冷冻费28160元、殡葬费用9738元、交通费(10元/天×47天)及办理丧葬事务的费用共计1000元、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1000元,法院认为,原告主张的购买寿衣及纸棺的费用、殡葬费用、办理丧葬事务的费用、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因原告已主张丧葬费,其再行主张上述费用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尸体冷冻费系原告因死者薛某死亡产生的实际花费,法院应予支持,该费用应为22528元(28160元×80%)。原告主张的交通费系死者薛某治疗期间的合理花费,法院予以确认,因此原告的交通费合理损失为376元(10元/天*47天×80%)。原告主张复印费117元,被告对此无异议,法院予以认定,原告合理损失应为93.6元(117元×80%)。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主张过高,法院酌情认定5000元。判决:一、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医疗费人民币168349.74元;二、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误工费人民币5533.38元;三、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住院伙食补助费人民币752元;四、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护理费人民币10152元;五、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丧葬费人民币19381.2元;六、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死亡赔偿金人民币612704元七、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交通费人民币376元;八、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000元;九、被告丁立顺赔偿原告孙增敏、薛治强其他经济损失人民币22621.6元;十、驳回原告孙增敏、薛治强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9827元,由原告孙增敏、薛治强负担4791元、被告丁立顺负担15036元。原告已向法院预缴,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直接给付原告。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

本案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分歧较大,调解未果。

本院认为,本案系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一、一审法院对本案纠纷双方的责任划分是否适当;二、一审法院关于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诉讼费、保全费等费用的认定是否准确。

关于焦点一,本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系邻居,本应和睦相处。双方因为水闸问题发生矛盾后,均未能采取冷静克制的态度,对于矛盾的激化和冲突的升级均存在一定过错。综合分析本案纠纷的起因、经过、损害后果、双方当事人的言行、双方在公安部门所作的笔录及丁立顺的刑事判决书,一审认定被上诉人丁立顺承担80%的过错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的行为已构成犯罪,不应依照一般民事赔偿的责任比例减轻其赔偿责任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本院认为,《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20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具体到本案,上诉人一审提交的银行卡明细清单为2015年3月13日至2015年4月30日,户名为孙增敏而并非死者薛伟忠,提交的收款短信内容为与陈国新个人的聊天记录,一审认定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死者薛伟忠的误工损失标准,并按2015年青岛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误工费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事件的起因、后果,双方的过错程度及侵权人承担经济责任的能力,酌定为5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关于上诉人主张保全费应全部由被上诉人负担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孙增敏、薛治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337元,由上诉人孙增敏、薛治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昌民

代理审判员  毕文娜

代理审判员  于水清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李 兵

书 记 员   于 雪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