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23位美团送餐员被“旷工离职”,北京市西城区仲裁委正式受理该案

大白新闻2018-10-04 15:13:24


【撰文/王山而 统筹/刘姝蓉】近日,23名美团外卖送餐员由于拒绝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对其更换劳务派遣公司的要求而被收回工作用品,并停止APP上的派单。被停工后,23位美团送餐员均收到各自公司的旷工通知书,要求自动离职。


据悉,4月6日,北京市西城区仲裁委员会(下文简称西城仲裁委)正式受理此案件。今日(4月22日),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联系到西直门站点的站长助理刘先生,其表示,这些美团送餐员归服务商公司管理,具体情况自己也不太了解。

 

站点领导收回物料后,送餐员被停工


据了解,2018年3月28日左右,这23名美团送餐员接到各自工作站点的领导通知,要求他们与各自的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合同,与新指定的公司签订新的劳动合同。此时这些员工的劳动合同均未到期。对于更换劳务派遣公司的通知,23名员工向美团公司询问原因,各站(西直门站、新街口站、五道口站)站长表示,原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点米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永盛立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海宁博尔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万古恒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永盛百年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未中标,现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与劳务派遣的模式为加盟的方式,所以要求所有各站的员工与各自的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指定的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值得注意的是,23名员工的劳动合同均未到期。

 

美团送餐员李冬寒告诉大白新闻,他们不清楚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这种做法是否合法。其表示,“我们去问解除劳动合同后的补偿等问题,无论是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还是各自的劳务派遣公司均未明确回答。上个月30号,我在微信上接到领导的通知,说各站要求我们将美团的物料(包括公服、公牌、保温箱)交回,两天后我们在美团骑手的APP上已经停线,看不到任何派单信息。”随后,李冬寒和同事们分别向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及各自的劳务派遣公司问询,均无果。

 

“旷工通知书”送到老家,送餐员拒签

 

2018年4月8日,同是西直门站点的外卖送餐员汤贵军,在交还美团的物料后,收到了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海宁博尔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无故旷工处理通知书。通知书显示,汤贵军从2018年3月31日至今未到公司上班,也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被要求在收到通知日起三个工作日内回公司上班,并提供请假证明。


送餐员汤贵军等被要求交还物料

(受访者供图)


送餐员汤贵军收到的无故旷工通知书

(受访者供图)

 

这份通知还提到,如果无法提供请假证明,公司将按照用人单位/用工单位《员工手册》和规章制度规定,视为连续旷工两天以上(含两天),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并有权解除劳动合同。而另属点米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另一美团送餐员刘金虎也收到一份类似的解除劳务合同通知书。

 

遭遇同样情况的杜新伟称:“4月11号下午,邮政快递给我打电话,让我到老家(山西省灵丘县)的县城邮局去取。问了之后邮政说是北京万古恒信科技有限公司寄来的。之前大家有收到过旷工通知书的,所以我拒签了,文件退还给公司,后面公司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他们这样做,就是故意通过家庭给我们施加压力,我们都是农村人,他们知道家里人本分,不希望我们惹事,就想让我们乖乖地把合同签了。不然我们人都在北京的,他们却邮寄到山西。”

 

汤贵军称,“站长通知我们上交物料后,我去公司咨询,是重新安排工作,还是补偿损失,公司都没有明确的说法。4月6日,西城仲裁委就此事已经正式立案了。”

 

同等收入不同月份,个税缴纳相差近300倍

 

送餐员王宗亮向大白新闻反映,其所在的服务商即北京永盛百年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盛)为自己缴纳的税费有偏差。公司方面称每个月扣税800至1000元不等,本人去北京市税务局查询的个税缴纳情况让人吃惊。王宗亮提供的一份税收证明显示,从2017年3月缴纳金额到2018年2月,只有2018年2月的缴税金额达到912.16元,而缴税金额在2017年4月达到最低,仅3.97元,个税金额差距近300倍。

 

据王宗亮提供的另一份兴业银行的账户流水单显示,2017年4月14日,工资入账9373.81元,其对应的个税缴纳金额为3.97元;2018年2月13日,工资入账为10069.46元,其对应的个税缴纳金额为912.16元。对于个税缴纳不同的情况,李冬寒和其他三位同事也遇到相同情况,李冬寒称:“我们找永盛公司人事询问,都没有结果,3月份的工资也未到账,公司说现在走法律程序,所以工资缓发,什么时候发,要等上面消息。”


送餐员王宗亮的工资收入单

(受访者供图)


送餐员王宗亮所在公司的个税单据

(受访者供图)

 

西城仲裁委已正式受理此案

 

负责该案件的北京市易凯律师事务所主任林峰律师表示,员工应聘都是冲着美团的名声去的,美团一开始是直营,即使是直营也需要和劳务派遣公司合作,员工的劳务合同是和劳务派遣公司签署的,而管理还是归美团方面,法律上属于三角关系:员工、劳务派遣公司、用工单位。在此期间,美团外包业务给其他公司,但并没有影响员工的实体权益,这种三角关系没有实质改变,只是劳务派遣公司与美团的结算方式有所改变。如果是跟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合同并在新公司办入职,这种模式跟员工的利益就存在利害关系了。比如,员工的劳务合同都未到期,应提供相应的经济补偿。跟新的公司开始劳务关系,工龄从零开始还是把之前的工龄续上,这些问题有本质区别。

 

林律师表示,在与原公司解除劳务关系时,应该清算工资,包括节假日加班费等。这个过程应由公司与员工沟通,而不是采用停止美团骑手的APP派单、收回工作用品等做法。这种行为本质上有了终止劳务关系的事实行为,包括仲裁提请后,给员工发旷工、停工通知书,也是为了掩盖合同上劳动事实解除的过程。

 

目前,23名送餐员向西城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要求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和各自的劳务派遣公司给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和工作期间的加班费,西城仲裁委已正式受理该案件。


对此,大白新闻联系到了西直门站点的站长助理刘先生,其回应称,这些美团送餐员归服务商公司管理,具体情况自己也不太了解。


延伸阅读

因为这个人,三所高校接连作出回应

朴槿惠一审获刑24年,她为何没出庭?

文在寅政府外交原来靠这张王牌

金正恩最近“有点忙”,安倍也想见他?

开国上将陈士榘:曾掌管全军工程,离世时两袖清风
“开房”被传唤、让被告给自己赔偿......这些法律文书太奇葩!

 转载授权 

转载文章请在公号留言,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大白新闻(ID:dabaixinwen)"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