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保险社区

百日连载|未缴社保,后果谁负?

劳动法之道2018-05-25 12:57:08

《劳动法之道》由中国领先的人力资源法律专家——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劳动法业务团队主办。金诚同达劳动法律师团队专注致力于公司人力资源法律问题解决,为公司提供专业高效的法律顾问服务和个性化解决方案。

【100天·100篇】有案例,可以反思总结过去;有案例,可以告诫警示未来。“百日连载·100个劳动法典型案例”专题正式启动!劳动法之道陆续推出各地法院发布的100个典型案例,进行法律分析和解读,总结胜诉经验,分析败诉教训。帮助你在实践中理解、弄懂、会用劳动法,探索最实用的劳动法问题解决方案。百日连载系列案例系列将结集出版,敬请关注。

自即日起,凡参与劳动法之道“百日连载”活动,于朋友圈转发每期案例推送,就有机会获赠即将出版的实体书一册!赠书数量有限,将视转发次数赠送,送完即止!

案情简介

原告马淑莲出生于1964年6月,系农村户籍。自2012年5月10日始,马淑莲到北京四季华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四季华茂公司”)从事大棚管理工作。双方一直未签订劳动合同。马淑莲完成工作后,四季华茂公司每月不定期通过银行划账的形式为马淑莲支付上上月工资,马叔莲称其月工资从2012年的1700元增加至2013年的1800元。马淑莲在2013年5月12日工作过程中摔伤,造成其尺挠骨远端骨折(双侧)。马淑莲先后到北京市怀柔区第一医院、北京市积水潭医院住院治疗,自2012年5月12日至同年5月20日住院8天。四季华茂公司为马淑莲支付了住院费6万余元和出院后的护理费6000元。马淑莲自出院后于2013年11月和12月上班两个月,但单位未付工资。2014年9月9日,马淑莲所受伤害被认定为工伤。11月28日,北京市怀柔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的劳动能力鉴定、确认结论通知书载明马淑莲同志目前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8级。

本案中,原告因不服北京市怀柔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的不予受理通知书,故起诉到法院,请求:1.依法判令双方于2014年4月14日解除劳动关系。2.四季华茂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4471.8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52137元和一次性医疗补助金52137元、复查医疗费238元、复查交通费204元、伙食费159.65元、护理费2100元、营养费18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和2013年5月12日至2013年10月31日工资18550元。3.四季华茂公司赔偿2012年5月10日至解除劳动关系之日止的社会保险损失。

审判者说

法院认为,因相关部门已经认定马淑莲于2013年5月12日所受之伤属于工伤,并被确认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8级。故马淑莲应当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因四季华茂公司未依法为马淑莲缴纳在职期间保险,故其应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向马淑莲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鉴于马淑莲现在请求给付的上述各项补助金基数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对此不持异议。根据马淑莲受伤部位及手术情况,法院参照停工留薪期相关规定,其应享受的停工留薪期为6个月,即自2013年5月12日至2013年11月12日,其在上述期间之内的工资福利待遇不变。根据马淑莲提供的银行对账单显示受伤前其月平均工资为1663元,法院依法确定其停工留薪期工资为9978元,鉴于其已另行解决了2013年11月份工资1764元,故法院扣除2013年11月12日之前工资705.6元。因马淑莲提供的复查医疗费、交通费等票据真实、有效,故四季华茂公司应当依法支付马淑莲伙食费、医疗费、交通费和鉴定费。

鉴于马淑莲未能提供需要护理和加强营养的书证,且马淑莲已认可单位支付了护理费1000元,故法院对于其此项请求不予支持。因《社会保险法》已经于2011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规定了用人单位未按时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本案马淑莲在入职时上述法律已经开始实施,故其要求单位支付2012年5月10日至解除劳动合同之日止社会保险损失费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审理结果

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2015)怀民初字第00820号民事判决书(节选):

一、北京四季华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马淑莲二○一三年五月十二日至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九千二百七十二元四角;

二、北京四季华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马淑莲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三万四千四百七十一元八角;

三、北京四季华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马淑莲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五万二千一百三十七元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五万二千一百三十七元;

四、北京四季华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马淑莲复查的医疗费一百五十五元零四分、交通费二百零四元、伙食费一百五十九元六角五分和劳动能力鉴定费二百元,以上共计七百一十八元六角九分;

五、驳回原告马淑莲的其他诉讼请求。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终字第07612号民事裁定书(节选):

本案按撤回上诉处理,双方均按原审判决执行。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金诚同达·研析与提示

现实中,用人单位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用的现象较为普遍,一旦职工发生工伤,极易产生补偿争议。工伤保险属于社会保险,是国家强制性保险,我国相关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为其购买社会保险。工伤保险的立法目的是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分散单位的工伤风险,不仅与每位劳动者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而且还关乎着企业的效益和经营风险。因此,无论是从法律规定,还是从公司的风险控制角度来看,用人单位都应当依法参加工伤保险。

本案中,公司可能出于节省成本的原因没有给原告缴纳工伤保险,导致了工伤事故发生后,需要承担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十余万元的法律后果,可谓得不偿失。需要注意的是,现实中相当数量的企业与员工约定不缴纳社保费用,以降低用工成本,提高员工实际收入,实现劳资“双赢”。然而,无论是协议约定还是员工自愿承诺放弃社保待遇的行为,都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事实上,此类协议或单方承诺不但使劳动者处于缺乏社会保险保护的不利境遇,而且增加了用人单位的经营风险和法律风险,恰恰是一种“双输”状态。






Copyright © 乌海保险社区@2017